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天竹始祖回歸!

    青色大道沖向天竹祖地,覆蓋了天穹,壓制了億萬大道,都要震裂整個天竹祖地!

    “出手,給我鎮壓!”

    天竹一脈一系列老祖強者嘶嘯,擲動出一宗至寶,砸向青色大道!

    大敵登門,強闖祖地!

    可從未發生過這么離譜的事件,如若不能將其鎮壓,群族將要顏面掃地。

    “轟隆!”

    祖地中殺光彌漫,一宗宗沉寂都至寶覺醒,一位位驚世強者懷著怒火而爆發。

    “殺過去,從未有人膽敢折辱我族!”

    長百上千的強者怒吼著,震動天地乾坤,整個祖地都燃燒起來,神光無盡,打向青色大道。

    瘋了!

    即使是外界,無盡生靈都看到,天竹祖地迎來了巨變,諸天星海之上都映照出一個個巨大的強者輪廓,噴薄滅世氣息。

    這些強者絕對是老祖存在在爆發,激蕩出最驚世的殺伐力量,也執掌最強大的至寶!

    這可是該族的祖地啊,強者輩出,人杰橫空,懷著狂怒火焰開始爆發,要粉碎青色大道!

    “轟隆!”

    天地都炸開了,漫天的能量漣漪肆掠,整個天竹祖地熾盛無窮,像是沉睡的史前巨獸在覺醒,激蕩出兇殘的力量襲殺青色大道!

    這條瑞霞億萬縷的大道,像是世間最為堅硬的物質,恒古不動,萬劫不朽,當中也有著無上道果開始呈現!

    “真的有人在襲擊天竹祖地!”

    人們惶恐,天竹州大亂一片!

    甚至連同周邊的大州強者,也紛紛撲捉到天竹州迎來了大變天。

    有些仙門道統紛紛有老古董出山,觀望天竹祖地,頓時心驚膽顫!

    一條青色大道,宏偉到極致,壓蓋了整片天穹,流淌著可怕的道果光輝,形似無上秩序在排列!

    “是誰在出手,攻打天竹一脈?”

    “傳說該族的始祖殞落了,可是這一族曾經昌盛到極致,底蘊定然深不可測,即便是始祖強者也要掂量掂量,能不能掀翻天竹祖地!”

    “這段時間,可真的是大事不斷啊,萬萬沒想到天竹祖地發生了大變化!”

    注定是震動不朽天域的大事件,如果真的是仙門道統之間的血拼,足夠載入古史了!

    “轟隆隆!”

    震耳欲聾的巨響炸開了,天竹祖地中殺光滾滾降落,一片浪花都能毀天滅地,青色大道強闖天竹一脈,等于捅了馬蜂窩,短暫的時間天竹一脈匯聚了驚世力量抗衡!

    外界關注強者驚駭的是,任由天竹祖地散發的底蘊接連轟擊,青色大道始終如一,真的如同世間最為堅硬的神鐵,覆蓋天穹,濺射無上道果秩序之光!

    “混賬!”

    竹立輝發出一聲怒喝:“給我祭出祖地底蘊打爆它,我天竹一脈怕過誰?即便是衰敗了,也具備無敵的底蘊,始祖強者也休想全身而退!”

    “殺!”

    “干掉他!”

    十幾位老祖大吼,發絲亂舞,狀若瘋魔。

    也有一群沉眠在時空洞中的老祖,成群的蘇醒,眸子中寫滿了刺骨的寒氣!

    “是祖庭在復活,定能誅滅強敵!”

    “這可是曾經始祖的坐關之地,它老人家的無敵道場,那里面絕對有始祖留下的無上底蘊!”

    該族族人大聲呼喚,這事情從一開始到現在發生的時間都極為短暫,嚴重超出他們的認知,現在他們只想看到青色大道被打爆,來犯的強敵被轟死!

    祖庭之地,沖出濃郁的歲月之光。

    這是該族最強的道場,法則符文無窮無盡,存在一條接著一條秩序大道,每一條大道的盡頭,都有著可怕的身影若隱若現,像是曾經逝去的列祖列宗,在回歸,在沿著輪回大道回歸!

    “咻咻咻!”

    上百道秩序之光爆發了,宛若上百位至尊從沉睡中復活,聲勢浩瀚,震天動地!

    甚至祖庭中,一口口至尊天兵在覺醒,足以三十六件,灑落下來無邊的殺伐力量。

    “哈哈哈!”

    看到這幅畫面,竹立輝大笑,誰能扛得住這種底蘊?

    歷代該族最杰出強者都會選擇在祖庭坐化,留下他們畢生修行的大道,這樣日積月累祖庭當中有上百條至尊大道,一旦祭出恐怖絕倫,足以打沉整個大州!

    這可以說是終極力量,最為無敵的防御手段!

    當然震撼人心的還是,上百條至尊大道,拱衛的一條充滿了浩瀚歲月長河威壓的無敵大道。

    這是該族始祖留下的大道秩序,等同于始祖一只手壓來!

    “是始祖的氣息……”

    黑色天牢中,關押在當中上百位強者,心緒難平,他們都披著枷鎖,帶著沉重的腳銬!

    有人在嘶吼,灰白發絲亂舞,發出野獸般的嗚嗚吼聲:“我不信師尊殞落,不信,永遠都不信!”

    “師尊肯定還活著,肯定會回歸的,它的無上大道還在,還在……”有位滿目滄桑的女子悲慟大哭,傷痕累累的身軀發光,要崩碎枷鎖,搗毀天牢。

    也有人意志消沉,說不出話來,百萬年了,始祖還活著嗎?

    這黑色天牢中,關押著的強者,有數位是天竹始祖的弟子,甚至還有氣息極其恐怖的巨頭,都鑄成了大陸金仙之軀,仰天吞吼:“你們相信嗎?我感覺到了師尊的氣息,真的感覺到了!”

    “癡心妄想罷了!”

    黑牢之亂,讓鎮守天牢的三大強者神情冷漠。

    現在的天竹一脈已經不是當年的群族了,竹天已經踏入始祖境界,未來的他足夠強,會昭告天下,改寫族號!

    這對于他們的群族來說,是最大的變局,他們相信未來的天族,絕對是不朽天域最強的群族!

    “你們這群叛徒,不會有好下場的,我族因為始祖輝煌,始祖沒了你們又算得了什么……”

    黑牢中關押的強者咆哮,眼睛都紅了。

    當年天竹始祖去了帝路終極地,也帶著它麾下最強的三大至尊,但是沒有任何一位活著回歸!

    可是誰能想得到,竹天會叛變,霸占了始祖道場,經歷長達百萬年的沉寂,最終踏入了始祖境界,成為了傳說中的巨頭!

    “轟隆!”

    恐怖無邊的畫面,祖庭之力盡出,要毀滅青色大道!

    “你會死,會死的很慘……”

    殿堂內,竹瑤發瘋嘶吼,心神都要崩塌,承受不住現在的結局。

    現在她唯有一個目標,看到竹月被鎮壓,被囚禁到黑牢中,承受無盡歲月的殘酷折磨!

    “啪!”

    竹月抬起手打了上去,抽的竹瑤橫飛,砸在殿堂墻壁之上,她狠狠摔倒下來,大口咳血。

    不過她已經瘋掉了,凄厲大叫:“你會死的,哈哈哈,殺了我又能如何,哈哈哈……”

    “放心,我不會殺你,會讓你看清楚現實。”

    竹月豐姿絕世,纖塵不染,沒有什么殺念,站在青色大道之上,風華絕代。

    她可以感覺到,青色大道在轟鳴,當中存在的無上道果在顯化,最終激蕩出了,燦爛到刺目的光輝!

    一瞬間的時光,整個天竹祖地在猛烈搖顫!

    廣袤的祖地,壯麗的河山,富饒的疆域,橫陳漫長歲月的古地,幾乎一瞬間復活了!

    即使是這里有竹天力量的壓制和影響,也幾乎一瞬間炸開了!

    “啊……”

    從古至今殘留下來的氣息覺醒,橫掃了整個天竹一脈,給予了這個祖地全新的氣象!

    有著恒古而來的歲月威壓,轟隆一下子覆蓋而來,壓的天竹一脈一群最強者,全部都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他們難以抗拒,也似乎是天生如此,只覺得生命中的至高神在覺醒,俯視天地乾坤。

    可怕的變故,難以想象到底發生了什么。

    祖庭轟鳴,瑞霞綻放,一條接著一條自古長存的至尊大道,散發出陣陣轟鳴之音,像是在恭賀始祖的回歸。

    特別是最中心的大道,直接飛出了祖庭,貫穿到了青色大道當中。

    也在這一瞬間,熾盛的光輝,撕裂了整片天穹!

    青色大道,化作一片流光,伴隨著天竹始祖大道秩序,流淌在天地之間!

    一道流光,帶著無上秩序之光,如若在重新開天辟地!

    當中顯化出一根青竹,沉浮在歲月長河之間,不過青竹有些模糊,隨時都會崩滅,要接受命運的審判!

    可這一時間,青竹的背后隱約間,有至高無上的帝影在顯化,影響太深遠了,是難以觸及的存在,鎮住了青竹曾經破碎的殘軀!

    這是一種可怕的體現,世人難以去想象!

    傳說天竹始祖曾經追隨過古天庭的天帝,或許真的有可能性,它背后看起來不真實的身影,太獨特和特殊了,歲月都難以磨滅!

    古之傳聞,有些可怕的存在,他的追隨者都會因為這類存在的氣息,影響很大!

    虛幻的青竹,扎根在天地乾坤之間,猛然間化作一位青衣女子,至強的規則隨著它舞動,可怕的生機隨著她綻放!

    驚世變局!

    這是天竹一脈的巨變,有些模糊的青衣女子,一道衣袖震了下來,打的一群群族最強者顫栗,肉身真的要炸開了!

    群雄恐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珠子。

    竹立輝覺得自己眼花了,他好像看到了天竹一脈的始祖強者!

    “不可能……”

    他驚恐,瑟瑟發抖,強忍著威壓站起來,瘋狂逃亡。

    “轟!”

    可惜剛跑出去沒多遠,一只大手打了過來,震的竹立輝橫飛出去,狠狠摔倒在天竹始祖面前!

    “竹耀……”

    竹立輝目眥欲裂,看到了一位青衣老人!

    他恢復了,不僅重塑了肉身,并且踏入了大羅境界,隱約間有無上的金仙氣息外泄,雖然不是至尊強者,可足以驚世駭俗了!

    “哈哈……哈哈哈哈!”

    竹耀仰天大笑,眼睛中閃爍出淚花,這漫長的歲月,像是夢幻一場,現在才回歸真實。

    “老兄弟們,我回來了!”

    他抬起大手,崩開了黑牢,滿心的心酸和苦楚。

    “真的是始祖嗎?”

    黑牢中上百位強者,情緒失控,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畫面。

    一位有些模糊的青衣女子,身軀環繞著浩瀚的歲月光雨,像是站在遙遠的年代,俯視著這一世。

    “小竹子還活著……”

    極為遙遠的時空,一位亂發披散的高大男子,他偏過頭,深邃的瞳孔中諸天星海演化,原始圣力彌漫,濺射出兩道神光,像是兩大仙劍劈開了上千大州一條時空路,洞察到了天竹一脈的變化!

    隨即,他的眸子中時空幻滅,洞察了另一片遙遠的大州,陰風怒號,神哭鬼泣,神魔亂舞!

    “轟!”

    一瞬間,史前老大哥的身影震開了時空長河,他的身影也消失了!

    這時間,幾位可怕的老古董在趕往地府的路上,瞬間心神搖顫。

    看到一條時空大裂縫,太驚世了,都碾碎了天域仙道本質,這是天地可難以承載的極致力量,可毀滅天域道果!

    (月初了兄弟們,求月票支持!)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帝道獨尊1647》,方便以后閱讀帝道獨尊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天竹始祖回歸!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帝道獨尊1647并對帝道獨尊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天竹始祖回歸!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帝道獨尊1647。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 科乐哈尔滨麻将最新版 保定易百事赚钱吗 湛江养殖鹅能赚钱吗 139彩票网安卓 卖甑糕赚钱吗 麻将游戏免费下载软件 为什么比特币能赚钱吗 看什么新闻好赚钱软件有哪些 徐闻做什么生意赚钱 网络捕鱼赌博案件 广东麻将怎么样算胡牌 常德开什么店赚钱 免费网游靠什么赚钱 嘎子村棋牌捕鱼平台 有什么方法马上赚钱 给商家拍照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