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監獄暴動?

    “我們……這是……到哪了?怎么…感覺……越來越冷……”

    胖子牙齒打顫。

    有人要對付自己,在引路鳥上動了手腳?禿頂中年不由得這么想,但他凝視了徘徊的引路鳥一段時間,以他的學識判斷,引路鳥并非是被動了手腳,而是……受到了干擾。

    但怎么可能,周圍并沒有幻術的痕跡。

    是……引路鳥被凍壞了!

    初入霜凍地獄就是零下五六十度,而現在估計得到零下八九十……要不是綠蔭制作的戰斗服足夠保暖,自己在這種環境下戰斗力可能都只剩兩三成,隨時間推移還將繼續降低。

    想著,禿頂中年不由裹緊了戰斗服的領口,在寒冷的霜凍地獄內,只有這件并不算厚的戰斗服能給他帶來絲絲溫暖。

    “我們進入霜凍地獄后,沿著直線飛奔了7分鐘35秒,而后引路鳥開始出現問題,我們的前進方向屢屢改變。”

    “在此之前,我們的方向是對的,所以,我們應該回到最初的路線上。”

    禿頂中年閉上眼睛,在腦海中勾勒出一幅平面圖。

    他們的平均速度是**米秒,時間共455秒,后來的移動路線是左、左上、左、上、右上、右下、右……時間是……

    “跟我來。”

    片刻后,在看不見任何痕跡的雪地上,西裝男蹲下身子,目光中出現一扭曲的符號。

    “是我們剛才走過的地方。”

    “走!”

    三人加一被控制的人偶,快速奔行。

    “那是什么?”遠處銀白色的雪地上出現了一抹亮紅色,分外醒目。

    離得近了,才發現那紅色的生物十分龐大。

    四五層樓的高度,橫臥在更加巨大的冰晶圓臺上,周圍是一根根百米高的巨大冰柱,冰柱中間,圓臺上,是一頭巨大的“龍”,背生雙翼,而此時,這頭巨龍被無數冰錨固定在圓臺上,裂開的傷口被凍上了冰晶,無法愈合,無法移動,更無法逃離。

    它巨大的眼眸緊閉,一動不動,但散發出的絲絲縷縷微弱氣息,仍然禿頂中年三人膽戰心驚。

    是超凡!

    在組織中他們都難以見到的超凡存在,像死狗一樣被鎖在這里。

    不由讓他們心中的信念動搖。

    組織和綠蔭之間差距,比想象中還大!

    “我們…真的能救出那位大人嗎?”

    禿頂中年很快收斂了心神,繞過紅龍所在,“救不了的。”

    另外兩人愕然望了過來,禿頂中年補充到,“讓他徹底閉嘴也一樣…是完成任務!

    到時候,我們借助胖子‘門’的能力逃離,不用擔心被通道守衛發現異常,成功率在60%以上,唯一的危險,就是中途撞上地獄的巡邏人。”

    ……

    蒼白監獄,地上層。

    監視之塔。

    從外面看去只有五層高的監視之塔,內里另有乾坤。

    高塔內部從塔底直通塔頂,站在底層眺望無法估算塔內的高度,只見周圍墻壁上,是一個個發亮的監控畫面,有監獄淺層純白色的通道,發著呆的囚犯,借助特殊能力和外界嘗試聯系的犯人和……發現能力被禁錮,想撞墻自殺,卻在死了一半時被牢房內噴出的無色氣體治愈…的犯人。

    綠蔭的律法,針對小偷小摸打架傷人一般很少拘禁,只是罰了些足以讓人掂量掂量的源晶,但基數擺在那,據情報部估算,每天都有三位數的頭鐵探子潛入綠蔭,有的只是普通人,也有覺醒者,高階覺醒者……到了高階,就有資格享受蒼白監獄單人間的待遇。

    “我們需要霜凍監獄的監控畫面。”

    略顯稚嫩卻帶著幾分威嚴的黑發少女說道。

    她是世界樹學院學習時長一年半的優等生,又師從綠蔭情報部總負責人嵐清雅,年紀輕輕已經獨當一面。

    “請隨我來。”

    腕表密令對接,戴著墨鏡,擔心被無數明晃晃畫面閃瞎的工作人員點了點頭,他伸出食指在監視之塔專用的腕表上連點,伴隨著輕微的震顫,邊緣呈暗藍色的圓環升起,托舉著幾人逐漸上升,非常平穩。

    深層監獄的監控畫面,要稀疏了許多。

    正如禿頂中年推測的那樣,深層監獄為了禁錮強橫的囚犯,環境極端惡劣,普通監控在這種環境下支撐不久。

    用在深層監獄的是「監視之眼」,隱匿性強,抗擊能力也不差,分為B、A、S三種檔次,監視半徑更是足有100--900米遠,是唐禹在過去一年內,少有能買到的精品圖紙。

    唯一的缺陷,是「監視之眼」有一味主材料稀缺,經分析發現“邪眼族”的眼瞳能夠代替那種主材料,但“邪眼族”也快絕跡了都。

    “切3-21的畫面。”

    ……

    霜凍地獄內,

    禿頂中年幾人蹲在身,呆呆看著眼前,被埋在雪地里,只剩下一個頭的那位組織高層。

    ——和其它火囚籠,冰牢獄比起來,埋雪地里就太接地氣了。

    但這位高層還是醒著的,見到他們的第一句話就是:“‘門’無法離開地獄,但我有逃離的方法,你們必須要將我挖出來。”

    像是看穿了禿頂中年。

    他這會面色就不太好看,沖著兩百五十斤胖子眼神示意。

    胖子往后退出幾步,雙手合十,張開,源力鼓動:

    “門——”

    片刻后,一道兩米高,七八十厘米寬的門戶漸漸成型了,胖子臉色蒼白喘著粗氣,但眼神明亮無比。

    “成功……”

    忽然門的對面傳出灼熱的火焰,撲騰的火蛇將胖子灼傷,他本能地滾飛出去,戰斗服覆蓋不到的地方,被燒得陣陣生疼。

    他源力一時紊亂,門戶如水泡嘭的破滅。

    但短暫的瞬間,還是讓他們看清楚了門戶的對面,是熟悉的焦紅地獄!

    出不去了咧!

    禿頂中年幾人只能想辦法將這位高層救出,第一眼見到高層只被埋在地里,禁錮方式不似前面的火龍那么高大尚,他覺得應該不難破開。

    然而……

    禿頂中年怔怔看著自己的手,這雙指力非凡,經歷過數億生命層次戰斗的雙手,竟然…挖不開。

    組織高層似乎早已預料到這一幕,“僅憑你們是做不到的,帶著我的信物,找到霜凍地獄深處一位大人物,你們的任務就完成了。”

    “這么簡單就可以逃出蒼白地獄?”胖子脫口而出。

    被種在地里的高層發出‘桀桀’怪笑,“當然沒那么簡單,我們懷疑這處監獄布置了特殊的空間禁制,任何空間能力都無法與外界連通,不過……綠蔭太自大了,僅僅霜凍地獄就關押著不少強橫無比的存在,只要能解除這些存在身上的禁制,將他們釋放出來……”

    他眼瞳深邃,“只要一瞬間,整座蒼白監獄,包括綠蔭城就會嘭一下如泡沫般破滅。”

    ……

    “抱歉,是我們的失察。”

    監視之塔的工作人員冷汗一下子就流下來,要知道情報部也負責處理受賄、通敵等情況,他可不想和那幾名因受賄泄露監獄信息的獄警一樣。

    “不是你的原因,計劃中的事。”

    黑發少女曾研玉說了句,就不再多言。

    工作人員聽不懂,但也不敢問。

    監視之塔的一位管理者從附近臺階一躍上了圓臺,他解釋道,“因為特殊能力千奇百怪,加上起源星無數遺跡流傳出的道具,有時候一心想藏起來的物品,依靠幻術也無法拷問出來……據我所知,就有好幾種方法主動遺忘記憶。”

    就比如這位‘扭曲之眼’的高層,就掌握了SS級的機密,值得特殊對待……這話他就沒有說出來。

    工作人員懵懵懂懂地點頭。

    一聽就很深奧,怪不得別人已是領導,自己還只是個小嘍啰。

    不過……他看向監視畫面中,禿頂中年幾人小心翼翼靠近某龐大身軀,一邊感知擴散注意是否有巡邏隊出現,一邊如掃地雷一樣搜尋可能存在的陷阱…卻發現不了監視之眼,他就覺得非常愉悅——誰讓這些人都比他強呢。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末世領地666》,方便以后閱讀我的末世領地第666章 監獄暴動?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末世領地666并對我的末世領地第666章 監獄暴動?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我的末世領地666。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