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1章 王

    然而,耳旁卻傳來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不,你就是這樣一個女人。”

    說完,身后的男人由抱著她側躺,變為與她有一點距離的平躺。

    一副等著她投懷送抱的閑適樣。

    他還不滿地道:“朕的耐心有限。”

    男人的聲音透著淡淡的侵略性和威脅的意味。

    仿佛她要是不聽話,他就要采取行動了。

    與其讓他行動,倒不如若音自個把握好分寸。

    若音抿了抿唇,翻身依偎在他懷里,而后抬頭,輕輕的在男人涼薄的下巴上香了一口。

    可男人還不依不饒地道:“不是下巴。”

    若音可不依了,她將臉埋在男人懷里,根本就不敢去看男人一眼。

    瞧著她不敢見人的模樣,四爺滾了滾喉結,沙啞地道:“行了,別鬧,朕還在吃齋持戒。”

    “......”什么別鬧?分明是他讓她犒勞他的,還不知足地說不是下巴,怎么反倒成了她在鬧了?

    四爺倒是沒逼她繼續犒勞他,只是拍了拍她的背,低低地道:“睡吧。”

    他的聲音很有磁性,似乎有著催眠的魔力。

    沒過一會,若音當真睡著了。

    四爺則在心中默念了佛經,才逐漸有了睡意。

    可他快要睡著時,聽見耳旁的女人低低地發出呢喃般的聲音:“王...”

    聽到這聲低喚,男人才有的睡意全無。

    緊閉的雙眸也猛然睜開,漆黑的墨瞳蒙上了一層冷意。

    他微微低頭,看著懷里的女人。

    只見她雙眉緊皺,似乎在做著什么夢。

    嫣紅的唇再次在睡夢中輕啟。

    “王...”

    又是喚了一聲“王”。

    聽得男人長眉微蹙,面色瞬間就陰云密布。

    女人的嘴唇卻張了張,似乎還有夢話要說。

    可四爺靜默了幾秒,都未曾等到下文,女人就又閉上了唇。

    一時間,男人腦海里思緒萬千。

    這個女人,居然身在曹營心在漢。

    躺在他的懷里,嘴里念著的,居然是別的男人?

    而她嘴里“王”,又指的是誰?

    甭管是誰,都不可能是他。

    他可是皇帝,是她口中的皇上。

    那么,究竟是汗王策凌,還是王爵約瑟,亦或者是國王威廉?

    想到這,男人不由得發出一絲冷笑。

    呵,女人。

    難怪回大清后,她表明不想侍寢,無論他做什么,她都無動于衷,還不信任他,原來心中念著別的男人。

    次日清晨,天蒙蒙亮的時候,四爺就起來了。

    抬腳下床時,他還一把將若音給推醒了。

    若音回大清以來,除了四爺昏迷期間,她需要觀察他的病情,按時給他換藥、熬藥。

    其余時候,她都是睡到自然醒的。

    期間偶爾早起一次,他都體恤的讓她多睡一會。

    像今兒這般粗暴推醒她的,還是頭一回。

    還不等若音徹底清醒,頭頂就傳來男人冷冷地命令:“起來,伺候朕上朝。”

    “哦。”若音只覺得莫名其妙,但還是起來,伺候他更衣洗漱。

    在給男人更換龍袍時,男人突然語氣冷漠地道:“接下來一段時間,朕要忙朝政之事,沒什么功夫到永壽宮來陪你。”

    “哦。”不陪就不陪唄,整得她很稀罕似得。

    四爺垂眸,冷冷睨了若音一眼,“艾兒身為大清公主,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大清的顏面,是以,從今日起,她得去上書房,由教習嬤嬤教規矩,在這期間,她就住在儲秀宮的麗景軒。”

    聞言,若音給男人整理龍袍的手微微一頓。

    她不是沒感覺出來,他早上一起來的時候,一言一行都很沖。

    就跟吃了槍藥似得,火藥味十足。

    可是,她似乎沒招惹他呀。

    昨晚睡覺前,不都還好好的么?

    若音牽了牽唇,回道:“艾兒需要學規矩,這點我理解,但她住到儲秀宮這點,恕我不能理解,不能讓她在我的永壽宮住著,讓教習嬤嬤到我這教她嗎?”

    “后宮里的阿哥和格格都是這樣,一旦學規矩和讀書,都會和生母分開,慈母多敗兒,你見過哪個阿哥或格格,在生母跟前念書學規矩的?”

    若音咬了咬唇,果然,這里的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花言巧語騙她回宮后,這還不到一天的時間,就變了臉,甩臉色給她看。

    是不是在圓明園的時候,只她一個皇后。

    到了紫禁城,后宮妃嬪好幾個,有她沒她都無所謂了,就又露出了真面目。

    她就說了,男人對女人獻殷勤的時候,只不過是感興趣,沒有得到手,感覺很新鮮而已。

    沒得到就深情款款,像是這個世上最癡情的男人。

    得到后,就會開始花心,獵取下一個新鮮的獵物,撕開癡情的虛偽面孔,露出原本濫情的本色。

    呵,這還沒得手呢,就已經不耐煩了!

    “騙子。”若音抬眸,嗔怪地瞪著男人。

    “朕騙你什么了?”

    若音:“你就是騙我了!在回紫禁城之前,你說得好好的,說只要我跟著你回到紫禁城,想怎樣就怎樣,怎么舒心怎么來。”

    說到激動時,若音還推了男人一把。

    可她是使出了渾身的力氣,男人卻站在原地,堅若磐石。

    并且,他還輕輕拍了拍她推過的衣料,似乎很是嫌棄被她觸碰。

    “朕是說過,你怎么舒心怎么來,如今你依舊可以這樣,至于艾兒么,她得去上書房學規矩,怎么說她也是一國嫡公主,不說要多知書達理,多淑女,一些基本的禮儀還是要有的。”

    “你身為皇后,也可以去看她,不過嘛,你看她之前,得跟朕通報,經過朕的允許才行。”

    說著,四爺從容地扣著衣領上的扣子。

    對于女人怨恨的眼神,他不茍言笑地道:“橫豎不管朕做什么,你都覺得朕有陰謀,現在就當朕耐心有限,不想預謀了。”

    “畢竟,朕管朝政之事就已經夠忙的了,可沒功夫浪費時間在一個不信任朕,心思不在朕這的女人身上。”

    男人扣好扣子后,走到若音面前俯身,在她耳旁冷厲地道:“你最好不要再給朕耍什么逃離紫禁城的把戲,因為不管你跑到哪里,朕都會把你捉回來。”

    www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1771》,方便以后閱讀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第1771章 王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1771并對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第1771章 王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1771。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 青海十一选五 广东哪个城市赚钱多 上海快三 宜民贷公司靠什么赚钱 福彩 手机qq红包赚钱的软件 火山抖音快手都怎么赚钱 极速快3 图帮主能赚钱吗 陕西麻将技巧心得 猫视频赚钱 楼下店面 楼上可以做些什么赚钱 易购彩票安卓 贵州麻将玩法 新疆25选7 千聊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