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2章 困意戰勝了恐懼

    “另外,你要是再敢離開大清,朕就將你嫡親這一脈的外戚頭顱,通通懸掛在城門,我看你還敢跑嗎?”

    說完,男人還陰險一笑。

    “......”若音聽著男人的話,氣得身子劇烈的起伏,“卑鄙無恥,陰險小人,昏君!暴君!為了一己私欲,竟然將忠臣的性命拿來威脅一個女人?”

    “她們的命,本就是朕救回來的,當初朕救她們,就是看在你的份上,如今,似乎也就那樣了。”四爺輕飄飄地道。

    若音緊了緊眸子,怒瞪著面前的男人。

    真不敢相信,前幾日還在她耳邊溫柔示愛的男人,今兒就大變了樣。

    可男人的嘴唇卻勾勒出冷酷的弧線,微微向上翹起的嘴角透出一絲冷笑,“不是你總認為朕將你和家族利益捆綁在一起么?現在如你所愿。”

    四爺直面迎上若音怒瞪著的眼睛,“還有,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朕,你不是不想侍寢?你該慶幸,朕有陣子不會來煩你了,你可滿意了?”

    說完,男人冷笑一聲,就頭也不回的拂袖離開。

    出了永壽宮,四爺就乘上了龍輦。

    他正襟危坐在龍輦上,淡淡問:“蘇培盛,血滴子那邊,還沒找到策凌和約瑟?”

    蘇培盛正覺得莫名其妙,想說皇上昨兒還和皇后娘娘蜜里調油。

    今兒一早怎么和皇后吵起來了,還一臉的心氣不順。

    現在還問起了策凌和約瑟,真真是讓他一頭霧水。

    “回萬歲爺的話,聽說那策凌和約瑟,都跑到別國去了,可那些國家,和咱們又不是盟國,他們又不會幫咱們捉拿他們。”

    不僅如此,大清的人若是要去別國找人,一年只可以去一批人,有些三年才可以去一批人。

    且每批人數不得超過一百人。

    一百人在一個諾大的國家找人,這得找到猴年馬月啊。

    估計那策凌和約瑟,就是知道皇上會趕盡殺絕,這才逃到了別國,讓皇上找不到他們。

    四爺聽了蘇培盛的話,大力轉了轉藍田墨玉扳指,“找不到,那就接著找,找到后不必匯報朕,直接送他們去見閻王!”

    陰沉的聲音,從那張涼薄的唇中說出,透著強烈的殺氣。

    蘇培盛也不知道四爺這殺氣從何而來,立馬“嗻”了一聲,便不敢再多嘴,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惹惱了這位爺。

    本來嘛,他還以為皇上從十五爺那兒出師了呢。

    誰知道這才沒幾天,皇上就又做回自己了。

    不過,皇上身為帝王,能根據十五爺說的,去哄皇后娘娘,就已經實屬不易了。

    因為他打一開始,就壓根沒想過皇上會這樣做。

    偏偏皇后娘娘還一直不領情的樣子。

    四爺離開后,若音將昨晚的事情回想了一遍。

    她思來想去,就是想不起來,自個到底哪里得罪了這煞神?

    最后,她索性懶得去想,管他呢!

    若音將半梅幾個召集到跟前,當她發現如霜和幾個忠心的小宮女沒了后,詢問了情況。

    當她知道她們死在了那場地震當中時,本就糟糕的心情,就變得更加糟糕透頂。

    雖然她聽聞大阿哥給了如霜一行人撫慰金,但她還是以自個的名義,命人將撫慰金送到她們鄉下的親人手中。

    接下來的日子,四爺果真再也沒來過若音的永壽宮。

    本來眾人還在傳,皇后娘娘抑郁癥好了,還和皇上在圓明園造了個小公主。

    如今帶著小公主強勢回歸紫禁城!

    誰知道這才回來第一天,就和皇上鬧掰了。

    這樣的日子,一直維持到中秋節前夜。

    在這期間,后宮妃嬪沒有來煩若音。

    若音也不必打理后宮,因為后宮由馨妃代理。

    在這紫禁城,若音怎么舒心怎么來,就是沒法去看艾兒。

    若音是不能看艾兒,但四爺沒限制艾兒來永壽宮看若音。

    估計,是不想破壞自個在小公主心中的偉岸形象。

    畢竟,艾兒本就和他不怎么親。

    他讓人家學規矩倒也罷了,要是還限制這限制那,那這父親形象就崩塌了。

    四爺偶爾去馨妃的咸福宮,多是商量一些后宮瑣事后,就離開了。

    八月十四這一天下午,四爺先是去上書房,檢查了阿哥們的功課。

    然后,他離開時,恰巧路過艾兒學禮儀的房間。

    這個房間有兩扇門,一扇前門,一扇后門。

    四爺經過后門時,就見艾兒端坐在一張凳子上。

    邊上還有皇家宗親里的幾個笑女孩,也是在那學規矩和禮儀的。

    上首,一個教習嬤嬤在那走路,似是在教她們體態。

    四爺輕輕一瞥,就負手繼續往前走。

    在經過前門的時候,他往房間淡淡掃了一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曉得,看似端坐著學規矩的艾兒,居然閉著眼睛在那打瞌睡。

    一雙眼睛偶爾還半睜著,小腦袋一點一點的,只差沒磕到桌子上了,一副極困的樣子。

    四爺沒看到還好,看到了,自然不會裝沒看到。

    于是,他負手走進了房間。

    原本在教學的嬤嬤,趕緊朝四爺行了禮。

    那些小女孩見教習嬤嬤行禮,也懂事地跟著行禮。

    唯獨艾兒,小腦袋還在那一點一點地打瞌睡。

    初秋的下午,陣陣涼爽的清風吹進了房間。

    吹得艾兒原本半睜著的眼睛,那是徹底閉上了。

    這一幕,看得四爺狠狠地咬了咬牙。

    這時,教習嬤嬤才發現艾兒在打瞌睡。

    她想上前提醒艾兒,卻被四爺擺手制止了。

    四爺環顧四周一眼,將目光鎖定在教習嬤嬤的書案上。

    他抬腳至書案,抄起書案上七寸多長的木質戒尺,就走到艾兒的書桌前。

    艾兒的書桌長長的,但是很矮。

    矮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艾兒腳踩在地上坐著,書案剛好到她的膝蓋。

    這樣就是為了防止她摔跤,亦或者夠不著。

    因此,她的書桌對于四爺來說,簡直是袖珍版的書桌。

    四爺蹲下,右手握著戒尺,在左手手心拍打了一下。

    “啪!”

    這一幕,看得周圍的人心驚膽戰。

    仿佛那一下,打在了艾兒手心。

    看來,小公主免不了要挨一頓打了。

    這時,聽到動靜的艾兒,可算是睜開了眼睛。

    或許艾兒實在是太困了,她只睜開眼看了一下,就又閉上眼睛,繼續瞌睡。

    估計她都沒看清來人是四爺呢。

    此種舉動在四爺看來,簡直就是不把他這個嚴父當一回事。

    他索性抓著艾兒的肩膀,搖晃了幾下。

    晃得艾兒再次睜開了眼睛。

    這一次,艾兒是看清了來人是四爺。

    頓時,整個人就跟受到驚嚇似得,眼里有一抹恐懼。

    然而下一刻,困意戰勝了恐懼。

    那雙睡意朦朧的眼睛,就又慢慢慢慢閉上了。

    畢竟,她還站著起來,抓住了四爺抓著她肩膀的手臂。

    腳還踩著矮矮的長條案,雙手攀著四爺的脖子,將頭埋在四爺的肩膀上睡覺。

    嘴上奶聲奶氣地呢喃:“皇阿瑪,艾兒困困。”

    說完,她就把四爺的肩膀當靠枕,趴在四爺肩膀上安心地睡著了。

    四爺將艾兒往外推。

    只見小丫頭睡得很甜,兩只眼睛閉得緊緊的,像兩條線。

    兩根眉毛像兩只彎彎的新月;小嘴巴經常一動一動,好像在夢里吃著好吃的點心。

    她的臉上有一雙帶著稚氣的、被長長的睫毛裝飾起來的美麗的眼睛。

    即便是熟睡的樣子,都像極了她娘。

    簡直是小版的音音。

    ------

    快完結了,親們想看什么樣的番外,可以在章節評論下方討論哈,白天我會翻牌子噠。

    新的一月,也是這本書最后一個月更新了,就不定什么月票小目標啦,明天直接萬更哈!

    最后,求月票哦~

    www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1772》,方便以后閱讀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第1772章 困意戰勝了恐懼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1772并對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第1772章 困意戰勝了恐懼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1772。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 彩票大赢家苹果 最新腾讯欢乐麻将 全国十大赚钱的专业排名2015 现在有什么能赚钱的手工活 大富婆苹果 批发烟怎么赚钱吗 头条看什么赚钱 欢聚龙江麻将绥化麻将 现在开药店不赚钱 梦幻西域怎么赚钱 捕鱼来了辅助一炮死 赚钱宝 移植 现在就告白带他赚钱的前女友小男 大圣捕鱼游戏 赚钱宝挂两台 支付宝最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