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4章 孰輕孰重

    這樣,皇后就必須得向皇上低頭。

    只不過,那樣會讓皇后寒心吧。

    次日中秋節,若音中午的時候,叫了大阿哥、二阿哥、五阿哥過來永壽宮。

    她帶著艾兒和三個阿哥,吃了中秋團圓飯。

    本來呢,她是想夜里的時候一起用膳的,這樣才能賞月呀。

    可夜里有宮宴,王公貴族都會去。

    大阿哥和二阿哥有了爵位,自然也是要去的。

    五阿哥和艾兒還小,出不出席都可以。

    若音一早就說了,她不會出席這勞什子宴會。

    反正皇帝不是說了,宮中宴會她想參加就參加,不想參加就可以不去。

    是以,這天夜里,若音就帶著五阿哥、艾兒、還有一院子的奴才,在后院的涼亭里布了一桌月餅和點心,在這賞月喝茶。

    若音正抱著艾兒,喝著茶,李福康突然從外邊進來,在半梅耳旁說了些什么。

    半梅就輕輕碰了碰若音的手臂示意著。

    若音便知道,有大事要發生了!

    因為一般的小事情,她們都會直接匯報,不然也會當著阿哥和艾兒的面說。

    從來不會如此神神秘秘的避嫌。

    于是,若音將艾兒交給一旁的如霜,而后對五阿哥說:“五阿哥,夜里風有點大,你和艾兒回偏殿去坐一會吧。”

    “是。”五阿哥瞧著若音嚴肅的樣子,就和艾兒去了偏殿。

    待五阿哥和艾兒離開后,若音又屏退了一些不相關的奴才,只留下信任的幾個奴才。

    “說吧,什么事。”若音輕輕抿了一口茶。

    半梅小聲道:“娘娘,穎嬪那邊有動靜了。”

    “穎嬪?”若音眸光微微一轉。

    這才想起來,多年前,自打穎嬪從秀女大選入宮起,她就命眼線盯著穎嬪那的一舉一動。

    以及,讓半梅幾個多留意院子里的奴才,別被收買了才好。

    只不過,這位穎嬪似乎也沉得住氣啊。

    一眨眼,離穎嬪進宮都過去五年左右了,人家還沒出手。

    她都差點以為穎嬪當真只是想好好撫養三阿哥,沒別的居心呢。

    若音牽了牽唇,問:“她怎么了?”

    “她想收買咱們院里的奴才,想讓其將傳尸病人用過的餐具拿來給您使用。”說起這個,半梅都后怕。

    聞言,若音眸光驟然一緊。

    這里的傳尸,就是所謂的肺癆。

    在這醫療落后的大清,一旦患上了傳尸,就必死無疑。

    而此病的傳染途徑,就是在患者咳嗽、吐痰、講話時所產生的飛沫。

    然后,就是患者的飛沫接觸到空氣當中。

    這樣一來,如果和患者處在同一個空間。

    空氣中的細菌,就會飄到更寬的范圍。

    而穎嬪居然命人把患者用過的餐具,拿來給她使用。

    這穎嬪顯然是想要她的命!

    “你們是怎么發現的?”若音問。

    “回娘娘的話,很早以前,您就讓咱們的眼線多留意穎嬪,打您這次回宮起,咱們的人就發現穎嬪蠢蠢欲動,命身邊的奴才多次與咱們宮的奴才打好關系。”

    “早在她做這些的時候,咱們的人就看在眼中,直到她收買了咱們宮里的一個一等宮女,奴才還沒捉拿宮女時,宮女就主動找上了李福康,將穎嬪的陰謀,通通都告訴了李福康。”

    若音將杯盞往桌上一放,“把那個宮女帶來。”

    “是!”

    不一會兒,李福康就把那個二等宮女帶上來了。

    像半梅這樣的,是若音身邊的紅人,屬于一品貼身宮女。

    如霞這樣的,是一品貼身女侍衛。

    一等宮女,便是從七品的奴才,一般做一些端茶倒水等輕活。

    若音看了眼宮女,淡淡道:“把事情的詳細經過說出來。”

    那宮女本來就是若音這一邊的,所以主動供出了穎嬪的事情。

    如今若音一問,自然是一五一十地道:“一個月前,您剛回宮的時候,穎嬪娘娘身邊的貼身宮女就經常和我打交道。熟絡了后,她便暗戳戳的表明,當年熹常在死得不尋常。”

    “說是穎嬪娘娘懷疑是您殺了熹常在,穎嬪想要您的命,還說只要我肯幫她,將得了傳尸病的病人用品拿給您用,您便必死無疑,事成之后,她會給我一千兩銀子,還能將我調到宮外享福。”

    “奴才聽了后,心里肯定是不想幫她的,但是,奴才已經知道了她們的秘密,若是當場拒絕,擔心被她們殺人滅口,只好先應承了她們,將那些能傳染傳尸的餐具收下,也收了她們的預付銀子。”

    “是以,奴才回來后的第一時間,就將此事告訴了李公公,希望您能早日提防穎嬪。”

    聽到這些話,若音看著宮女,犀利問道:“你為何選擇第一時間告訴本宮,而不是背叛本宮?”

    宮女先是說了好聽話,“因為這些年來,您都待咱們這些奴才很好,奴才若是為了銀子就出賣了您,豈不是成了胳膊肘往外拐的白眼狼。”

    而后,她才說了比較現實的原因,“娘娘,不瞞您說,奴才知道,甭管我幫不幫穎嬪,我知道了她的事情,她都是會要我性命的。倘若我不幫她,或許她立馬就會派人殺我滅口。”

    “即便我幫了她,事成之后,她也得殺人滅口,那么,就算我拿了錢,也沒命花。所以,奴才懇求皇后娘娘替奴才做主,奴才還想伺候您,奴才不想死啊。”

    宮女將最現實的原因都說了出來,若音覺得言之有理,算這個宮女知道孰輕孰重。

    若音:“不管你的出發點是什么,只要你足夠忠誠,為本宮好,替本宮辦好事,本宮自然會保你性命,不會虧待你的。”

    “只不過,凡事講究證據,本宮的眼線知道穎嬪收買你,你也是個實誠的,主動供出了穎嬪,但外人不知曉這些,現在人證是有了,獨獨缺少物證。”

    宮女:“物證便是那些餐具,奴才已經交給李公公了。”

    “娘娘,東西都在這。”李福康提著一個包袱,將其打開,里面全是些瓷器餐具。

    若音走近看了眼那些瓷器,就對宮女說:“那好,人證物證俱在,你現在跟著我去太和殿的中秋宮宴,將穎嬪的真面目公布于眾。”

    www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1774》,方便以后閱讀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第1774章 孰輕孰重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1774并對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第1774章 孰輕孰重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1774。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 浙江11选5 如何从事业余网络赚钱 满堂彩彩票网址 江苏哈灵麻将官网 未来10年学什么赚钱 极速快乐十分 炒股票能赚钱吗6 陕西十一选五 滨州什么赚钱 手游仙剑如何赚钱 捕鱼达人下载到电脑 广东11选5 球探即时比分 109级10开怎么赚钱吗 视频软件赚钱是不是真的 海南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