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開門!有急報!

    傍晚時分,李麗質與杜小妹二人,在國公府后花院,與李逸含情脈脈一番之后,就分別相繼離去。

    而國公府內,此刻已經備好了一桌美味佳肴,就等著李靖回府來一起團聚。

    可是,李逸等人坐著干等了許久時辰,也沒等到李靖回來。

    反而是等來了一個李靖身邊的家丁,正朝著正堂方向,快步走來。

    “老爺呢?”紅拂女微微皺眉,看向那家丁問了一句。

    因為,紅拂女并沒發現李靖的身影。

    自從老楊被派出去的這段時間,一直都是這名家丁,跟隨在李靖身邊伺候。

    所以,紅拂女才會這么直接。

    “大娘子。”那家丁見狀,趕緊對紅拂女恭敬一禮,然后又轉身對李逸,以及李逸的兩位兄長,分別行了一禮。

    這時,家丁方才回道:“老爺讓老奴回來稟報大娘子一聲,老爺今夜有要事商議,所以就不回來了,讓大娘子與三位公子,都不用等他。”

    “呃?”但聽這話,紅拂女當場就是一愣。

    顯然而然,紅拂女沒有想到,自家三郎從登州回來了,可作為一家之主的李靖,今日竟然有事耽擱在宮中。

    甚至,他還不能回來歇息了。

    不過很快,紅拂女就明白了過來。

    肯定是有大事需要李靖參議。

    而且對于這種情況,紅拂女這么多年以來,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

    “那行,你先退下去吧。”回神過來的紅拂女,朝他點了點頭,然后拂袖一擺,示意那名家丁退去,該干啥干啥。

    “是,大娘子,三位公子,那老奴告退。”家丁再次行了一禮,這才退出了正廳。

    只不過,座上一直在等李靖的李逸,在聽到家丁帶回來的這個消息之后,心中卻是頓覺一陣詫異,眼珠也不由跟著轉了轉。

    「難道,是哪里發生叛亂了嗎?」

    李逸可是知道,自己從登州回來的消息,李靖現在肯定已經知道了。

    若是他無事商議的話,李靖肯定會趕回來,一家人團聚吃個飯。

    但李靖沒有回來,還派人回府來特地通知了眾人一聲,可想而知,李靖肯定是有事給耽擱了,連自家孩兒回來,也趕不上這一聚。

    對此,李逸也沒覺失望什么的。

    反正在李靖心中,一直都是‘家國天下’這四個字為主。

    按他的話來說,有國才有家!

    所以李逸也沒覺李靖不對。

    可正座上的紅拂女,但見李逸一直沉默不說話,而且若有所思的模樣,她還以為李逸有些失望了。

    沉吟了片刻,紅拂女看向李逸,突然輕聲說道:“三郎,想必你父親……肯定是有事在宮中耽擱了,那咱們也別等他了,咱們趕緊用膳,然后早點歇息吧,你明日還要進宮去向圣上,稟報登州的情況。”

    “娘說得對,三弟,咱們趕緊吃吧,我肚子都有些餓了。”大哥跟著緩解氣氛。

    “沒事,娘,大哥,孩兒知道的。”李逸笑著點頭,自然是明白紅拂女的弦外之音,抓起筷子就動,先給紅拂女夾了一菜,又給二位兄長夾了一菜,笑著道,“娘,你吃。大哥二哥,你們也吃。”

    “呵呵……好、好、好,娘吃。”紅拂女搖頭笑笑,二位兄長見狀,也跟著點頭一笑,開始用膳。

    一頓飯的時間,吃得很快。

    晚膳之后,李逸的二位兄長,與紅拂女辭別之后,就一直拉著李逸,讓李逸講了一些登州的事跡。

    直到李逸講得口干舌燥,他們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去。

    書房內,一時只剩下李逸與玥兒二人。

    看到李逸沒有入睡的打算,而是負手而立,站在窗臺邊看著窗外夜色,臉色有些憂郁的神色,玥兒出聲打破了沉寂的空氣。

    “公子,你在看什么呢?”玥兒也來到李逸身邊,好奇眨巴地看著窗外的天空。

    夜色有些黑,僅有幾顆星星,在稀疏地眨著眼。

    玥兒看了半天也看不明白。

    這晚上的天,有啥看法?

    可是,李逸也沒有率先回答玥兒,過了小半會兒之后,李逸才忽然自言自語地嘀咕:“恐怕……斛薛部有些不安生了。”

    “???”玥兒頓時滿臉懵。

    斛薛部,怎么就不安生了?

    難道,有人要打斛薛部?

    玥兒很是不理解李逸的話,眼珠子一愣一愣地眨巴,輕輕撓了撓小腦袋,大驚不解地問道:“公子,你會相術啊?”

    “什么相術?”被玥兒這么一驚,李逸疑惑地回神過來,轉頭看向玥兒。

    “公子剛才看著天象,不是說……斛薛部可能不安生了嗎?”玥兒如實地回答。

    “呃……”李逸這才想起,他剛才的自言自語,被玥兒給聽去了。

    對于相術這門奇活,李逸說不上有多懂,但他以前研究過《周易》這書,算是小有成就而已,因此,李逸直言不諱地笑了笑,“算是略懂一點兒吧。”

    畢竟,李逸總不能說,斛薛部叛亂這事兒,我早就知道吧?

    那這個消息一旦被傳了出去,李逸還不得被人捉去解剖?

    雖然玥兒不會泄露消息。

    可李逸這么一回答,玥兒卻是頓時大為吃驚,滿臉都是不可思議地看著李逸,有些說不出話來。

    她認真地在腦中,細細地回想了一遍。

    她記得,以前,李逸一直都不準她進入李逸的房間之中。

    也就去年來開始,李逸才允許自己進來。

    難道……

    玥兒腦中,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

    「難道公子之前,之所以不準任何人,進入他房間之中,是因為公子一直都在學習《周易》,學習相術嗎?」

    玥兒被自己腦中的這個念頭,給驚呆了。

    「若不是如此,公子為何能懂相術?」

    除了這個念頭之外,玥兒實在是想不出,李逸為何能夠懂相術。

    雖然李逸剛才說的話,玥兒也不知其中的真假。

    但玥兒相信李逸。

    因為一直以來,她在李逸身邊,學到了不少東西,都是她從來未曾聽過的,更是未曾從紅拂女那里學過的。

    「玥兒就知道,公子肯定從小就是天才!」

    想到此處,玥兒笑嘻嘻地咧嘴,傻笑起來。

    倒是回眸過來,盯著玥兒的李逸,發現玥兒滿臉都是傻笑,而且,她的笑容更是如同能釀出酒的酒窩一樣,有些莫名其妙。

    “玥兒,你傻笑什么?”李逸納悶。

    “啊!!!”

    玥兒頓時大驚。

    回眸間,玥兒才發現,李逸竟然一直都盯著她看,頓時就紅了臉頰,如同撥浪鼓一般地搖頭,急聲道,“沒,沒有啊,公子!”

    “……”李逸嘴角一抽,看著自己面前,睜眼說瞎話的玥兒,無語道,“玥兒,你撒謊的時候,就是現在這樣。”

    “……”發現自己撒謊,被李逸當場給揭穿了,玥兒瞬間無言以對。

    可是,她腦中剛剛才想到的那一切,玥兒是生死都不能說啊!

    “沒,公子,玥兒沒撒謊。”玥兒使勁地搖頭,帶著堅定的眼神看著李逸,“玥兒真的沒有,公子!”

    “玥兒,你不愛我了!”李逸假裝委屈地嘆了口氣。

    “沒……沒有的事兒,公子……”但聽李逸這話,玥兒頓時就慌了。

    她怎么可能不愛李逸呢?

    自從李逸對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改變之后,玥兒早就已經對李逸芳心暗許,知道她這輩子,都是李逸的人了,怎么可能不愛李逸呢?

    而且,李逸還長得這么俊朗!

    要不然,李麗質與杜小妹二人,為啥會愿意一起嫁給李逸?

    一時之間,玥兒整個人都慌了神。

    但她心中所想,若是告訴李逸的話,那……以后怎么辦?

    “公子,玥兒真的沒……沒撒…謊…”玥兒吞吞吐吐地解釋,只是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低了,完全沒有任何底氣可言。

    甚至,她都要委屈地哭了…

    李逸見狀,沒想到玥兒的反應這么大,趕集揉了揉玥兒的小臉蛋兒,順手捏了下:“好,沒撒謊,趕緊睡覺去吧,明日陪我進宮去。”

    “嗯……”玥兒乖乖地點了點頭,這才似信非信地看向李逸,似乎還想要極力爭辯一下。

    不過,當她看到李逸已經走向床榻,張開了手,玥兒這才趕緊過去給李逸寬衣沐浴,準備睡覺。

    ……

    夜很黑,月光稀疏地散落在叢林中。

    一匹快馬,朝著長安城的道飛奔。

    快馬上的將士,滿臉都是焦急之色,甚至可以看到,他整個人的面色憔悴,眼圈也有了不少,顯然是連夜趕路、休息較少而致。

    “駕!駕!駕!”

    那將士用力地拍打著馬屁,恨不得自己能飛一般,盡可能地早日抵達長安城。

    “公子你放心,末將一定盡早將這封書信,送達京師!”

    戰馬上的將士,心中暗暗下定了決心。

    與此同時,他咬緊了牙巴骨,整個人的心弦,都處于高度警惕之中。

    終于!

    在看到長安城的城池之后,那將士這才稍緩了口氣,但手底下的鞭子,卻是未曾停止拍打快馬。

    “開門!有急報!”

    “急報!”

    “趕緊開門!”

    “從登州傳來的急報!”

    那將士放聲高喊。

    幾乎是用盡了他所有力氣,朝著長安城、城池上的守城將士大喊不斷。

    聲音急促得如同催命一般恐怖。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盛唐紈绔421》,方便以后閱讀盛唐紈绔第421章 開門!有急報!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盛唐紈绔421并對盛唐紈绔第421章 開門!有急報!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盛唐紈绔421。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