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齊聚天疆

    “話說卿兒你的眼睛忽然變得好漂亮。”方任然笑道。

    雖然目前還看不到除了黑白以外的顏色,但是穆嬅卿眼睛里面的細節他都是能夠看得到的。

    穆嬅卿一聽到他的稱贊,心中有些高興又是有些酸楚:“如果你能看得到就好了,我繼承的法陣里面雖然有能夠重塑他人肉體的強大能力,但是以我現在目前的能力,卻還沒有辦法施展出來。”

    “那你現在能夠施展的陣法有哪些?”方任然對她的陣法還是挺好奇的,畢竟這位可不單單是地球修為巔峰,還是地球陣法巔峰。

    “以前能夠施展的陣法,都是一些大范圍殺傷性的陣法,但現在繼承的陣法里面擁有太多太多的能力,各種屬性的陣法都有,還有恢復真氣的陣法,屏蔽氣息的小型陣法,甚至連讓人看不到的隱身陣法都有……”

    穆嬅卿一臉激動的說著,很多東西都是她從未接觸過到過的。

    聽完穆嬅卿說的,方任然覺得自己對于這個果實的理解還是低估了,這玩意里面幾乎包含了森羅萬象,就連空間法陣都有,其能力遠遠超越現在的傳送符,不過想要施展這些陣法也需要很強的實力。

    不過最恐怖的還是名為星空的陣法,其能力可預知未來,但這種陣法會給使用者帶來巨大的創傷,而且折壽,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輕易使用。

    接下來穆嬅卿嘗試著自己布置了一個小型的聚靈陣,就在聚靈陣完成的一瞬間,整個賓館的房間內都如同卷起了風暴一樣,無數的天地靈氣規矩起來,就連空氣都有了顏色。

    穆嬅卿怕陣法持續下去會把整個賓館摧毀,于是就趕忙的停了下去。

    “有了這種能力,我完全可以在中區不知情的情況下,自己布置一個大型散靈陣法,雖然達不到散靈印記那么強大的效果,但是至少可以削弱軒陽境一個大境界。”穆嬅卿說。

    “還有這能力?”方任然一懵:“那豈不是說,就算中區所有軒陽境強者聯合起來,只要進入大陣的范圍內,那全部都要變成映月境巔峰?”

    目前世界上除了穆嬅卿以外,所有的強者也都只是軒陽境界初期,只有穆嬅卿一人為軒陽境中期,最強也不過是幾個司令級別的,擁有半步軒陽境中期的實力,但終歸不是實打實的中期。

    一旦這些人進入法陣之中,那么就只能成為一群映月境巔峰的修士,而穆嬅卿軒陽境界中期的實力,一巴掌拍過去就能殺了上千名這等修為的人。

    也就是說,在法陣之內,整個地球的強者聯合起來,也都打不過穆嬅卿一人。

    如果擔心人太多,穆嬅卿的真氣會消耗過度,那她再整一個聚靈陣就完事了,實在不行,他方任然再給喂幾顆丹藥。

    到時候,毀滅地球還用得著特喵的虛空巨獸?直接夫妻二人毀滅地!

    咳咳,話也說回來,地球上大多數人都是無辜的,對于上層很多事情都是不知情的,而且本就是同族,重在共同抵抗虛空。

    如果同族刀刃相向,那必定也是被逼無奈才如此。

    “另外,有了這個陣法,我也不需用真氣盔甲護著肚子了。”

    穆嬅卿說著,就將自己小腹上的銀色盔甲化為真氣歸于體內,隨著盔甲的解除,穆嬅卿的小腹開始緩緩的鼓了起來。

    方任然看到她小腹鼓鼓的樣子,整個人都開心至極,蹲下身子聽著她小腹里面的動靜,就感覺自己好像看到了孩子一樣。

    “話說之前用真氣盔甲護著,你真的不會覺得不舒服嗎?”方任然問。

    穆嬅卿道:“都告訴你了,盔甲是我真氣化成的,專門在里面造了一部分空間藏著肚子,就是效果并不很好。”

    說著,穆嬅卿又開始用真氣布置了一個小型的陣法:“雖然現在大型的空間陣法我并不能使用,但是一個遮掩肚子的小型陣法還是可以的。”

    “就像是一個儲存空間,一半伸進去就可以了?”方任然問。

    “對的。”

    不一會,穆嬅卿就將一個藍色的小型陣法用真氣固定在了自己的小腹上,現在看起來,她整個人的腰部又回到了最初的樣子,非常苗條。

    二人的溫馨時刻又是在一起聊天,互相訴說著自己近些天身邊所發生的事情,方任然身邊倒沒有什么大事可言,但是穆嬅卿前些天遇到的九階虛空獸,又是死了一區上千名戰士才將其滅殺。

    期間穆嬅卿還受了點傷,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虛空洞穴破碎,脫離了抵抗虛空法陣的范圍,法陣起不到作用,而且她在戰場上一直都非常注意保護自己的腹部,所以才導致自己受傷。

    “其實千葉提前讓孩子生下來,也是一樁大幸事。”方任然嘆了口氣道:“正好孩子可能出生的這幾天,你都會在天疆保護丹藥大賽的安全,環境相對安逸很多。”

    “是啊,不過孩子生下來以后,那段時間我肯定心情會很不好。”穆嬅卿說道:“畢竟我剛生下孩子,就要去戰場,連給孩子喂奶做不到。”

    “沒事的,我給抓頭奶牛來專門喂孩子。”

    “啊?那能行嗎?”

    “那怎么不行,人家新聞里面從小喝羊奶長大的孤兒都有很多,就連被狼養大的都有,喝點牛奶算什么。”方任然一副無所謂的說道:“況且咱們的孩子天生就有靈相守護,體質根本就不是普通孩子,不會有事的。”

    穆嬅卿看著一臉笑容的方任然,忽然間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把孩子給他帶為好。

    “你這什么眼神?”方任然看穆嬅卿一臉嫌棄的看著他,就開口道。

    “果然,肥皂劇中說的話一點都沒錯,爸爸帶孩子,孩子能活著就已經很不錯了!”

    “啊?不就給喝個牛奶嗎?怎么又扯到活不活的?”

    “萬一你抓餓奶牛有病呢?”

    “我肯定會仔細檢查的啊。”

    “你做事都這么粗心,我有點不放心。”

    “哪里粗心了?”

    “你除了修煉和煉丹,做其他什么事情都很笨。”穆嬅卿道。

    “哈?”方任然一愣:“我在你心中的地位怎么突然就降低了?”

    “本來就是你笨。”

    ……

    二人今晚過的格外安詳,穆嬅卿繼承了《陣法造極》之后,二人對于未來的擔憂也就少了很多。

    深夜,方任然上了個衛生間,趁機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江陵給他發來的信息。

    江陵的信息中,所用的話語都很客氣,另外還提醒他,如果太冒險了,或者她會給他惹來麻煩,那就讓他不要過去找她,一切以安全為重。

    在短信的最后,上面還標注了一個地點。

    方任然編輯一條短信給她回了過去,詢問她境界不穩定具體情況到了什么地步,另外還和她說明,今晚沒有時間,需要明天上午。

    ------

    而就在今晚,方任然不知道的情況下。

    臨陽市的陽明大學醫學院三班已經在黃導師的帶領下,集體上了前往天疆的高鐵。

    “雖然咱校長一直都沒有露面,但是這次方同學為我校爭奪了如此大的榮耀!我們就算沒有資格進入決賽場,也必須在場外為他加油助威!這是我們醫學院3班的榮譽!也是全校!乃至全市全省的榮耀!我們……”

    高鐵上,黃導師那激動的心情,根本不顧乘務員的阻攔,在車廂內上演了一次振奮人心,滔滔不絕的演說。

    醫學院三班的學生,也是三年以來第一次強烈的感受到了一股集體榮譽感,畢竟班級里即將就要出現一個全球大學生丹藥大賽的冠軍,而且還是以絕對碾壓同級的姿態!

    聽說這次高鐵的費用還全部都是黃導師一人付的,就算班級里學生覺得費用太貴,想要分擔,黃導師還是一臉堅決的拒絕了。

    雖然平時對班級同學又噴又罵的,但是班級學生出息了,他是真的比誰都激動,說句實話,他現在的心情,都比天疆方家——一群方任然的血親還要激動。

    ------

    與此同時,九區的戰場上,一名穿著戰裝的中年男人渾身是血的站在一頭七階虛空獸的尸體上,胸口不斷喘息著粗氣,手中拿著個手機不斷大笑。

    “你個臭小子!老子這次可有空去看你的決賽了!”

    商寒一臉激動的滅掉了手機屏幕,將手中的長刀一丟,滿身是血的戰裝一脫,向一群戰士大喊道:“兄弟們!明天老子得去一趟天疆,無論如何也得去!七階虛空獸滅了,剩下的小雜碎,你們就幫老子頂一陣子!”

    “臥槽!將軍!你這才剛回來幾天?都放二十二年的假了,你這處罰還都沒有下來,你又要逃?”一名士兵大叫道。

    商寒一臉無所謂的罷了罷手:“處罰啥的我都挨著!反正這次我是確定了!”

    “炸了個老天的!將軍你說好這次回來帶兄弟喝酒吃肉的呢!這都打了半個月了,也沒見你掏錢請客啊!”

    商寒臉色一尬:“咳咳,這不……這個月工資還沒發下來嗎。”

    畢竟他以前的錢都留給方任然了。

    九區,商寒手下的士兵,一群出了名的流氓軍隊,和將軍商寒一模一樣,吊兒郎當,說話從不避諱。

    ------

    今晚,各方都在向著天疆趕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降媳婦姐姐235》,方便以后閱讀天降媳婦姐姐第二百三十五章 齊聚天疆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降媳婦姐姐235并對天降媳婦姐姐第二百三十五章 齊聚天疆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天降媳婦姐姐235。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