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換屆

    星期一,小雨。

    新年來這段時間天州市的治安還算不錯,并沒有什么太大的事情發生,整個警局的工作倒也還算清閑,說不上緊湊。

    上午約莫十點,閑暇之余林懷柔走出辦公室,簡單的巡視了下現場,順便就工作方面的事情同警員講解了一下。

    “柳隊長呢?”

    瞧得辦公桌最前方的那一張無人的座位,林懷柔就不經問道。

    警員遲疑了一下,面色有些為難。

    “剛才還在這的,可能這會有事去了吧。”

    林懷柔皺眉,不過也沒多在問,總感覺這段時間這柳建鮮有些奇怪,動不動就沒看見人。

    以柳建鮮兢兢業業的性子,不太可能為了自己的私事,連本分都不顧。更何況上次還在自己面前表過率,做為市民刑警標桿的他,難道連這點醒悟都沒有,還一而再,再而三的觸底線?

    做為刑警的她,從觀察上來看,確有發現了柳建鮮平常的微妙變化。雖面對她還是往常那般和顏悅色,有說有笑,但有時候透過辦公室的玻璃,看得坐在外面的柳建鮮,卻是發現他面有烏云,常常沉默不語,時而又緊蹙著眉頭,看去心事重重。

    期間,林懷柔也不是沒有問過,但都被柳建鮮一笑而過,隱約透露是家事。

    對此,林懷柔便也不好再多過問。

    不過,在她路過柳建鮮辦公桌的時候,不經被鍵盤下壓著的一張a4紙所吸引。

    將那張紙從鍵盤下抽出,入眼是一張表格,有序的列著近百號人的姓名等信息。

    這種類似的表格并沒有什么好奇怪的,放眼整個警局,這樣的東西隨處可見,但讓林懷柔為之一怔的是,這上面的信息,如此熟悉......

    中午,按照屈謹言給他的地址,柳建鮮硬是轉了兩趟地鐵,外加一趟公交,才徒步找到了所在地。

    考慮到事情的重要性,他并沒有開警車和警服,那樣目標太大,很容易進入別人的視線中。

    “蒲公英孤兒院。”

    門口,他打著傘,站在鐵柵門外,喃喃念道。

    “請進。”

    不知何時,剛才不見人影的門口,已經無聲無息的顯現出了人。

    門開,柳建鮮恭敬彎腰點頭,對于安若,他是發自內心的敬佩。

    “不好意思,坐車來晚了。”

    “不晚,剛好趕上飯點。”

    柳建鮮笑了笑,環顧庭院四周,明顯的聽見了在一側教室里,有孩子的歡笑聲,不經疑問:“這里是一個孤兒院?”

    “對,已經有二十年了。”

    說話間,安若帶著柳建鮮到了廚房的門口,伸手示意請進。

    柳建鮮點頭,入眼便是看見了在屋里掌勺,正在燒大鍋菜的屈謹言。

    他愣了一下,很難將這一幕,跟所謂的穆家大人物聯系起來,也是第一次見屈謹言這樣,沒想到他會這般接地氣。

    正是吃飯時間,雙方只是碰了一個照面,并沒有多說什么。在屈謹言炒完菜后,接連又要按座位依次擺好碗筷,盛飯分菜,做好這些之后,安若才招呼著孩子到食堂就餐。

    期間,柳建鮮也沒閑著,很自然的融入了其中,幫著一起做事。見得有不認識的人,孩子們也不怕生,很熱情,一口一口叔叔,柳建鮮很是受用。

    食堂做飯的地方,與外面是隔絕的,里面也有桌子凳子。

    不過幾個菜,跟外面孩子吃的一樣,只不過盛在了碗里。

    “沒想到屈老弟你還燒得一手好大鍋菜,味道可不比一些飯店差。”

    柳建鮮端著一個大碗,飯盛的滿滿的,也沒有什么為官的架子,興許是真的餓了,大口扒著飯,些許含糊不清著道。

    “要是覺得好吃,可以常來,這里是我們安若隊長的地盤,相信她不會趕你這個人民公仆的。”

    安若板著張俏臉,冷不丁的瞥了眼屈謹言,不經引得柳建鮮偷笑,繼而端著一個小碗,去照顧老人吃飯去了。

    飯畢,一切都收拾妥當,三人再次齊聚這小小的廚房餐桌前。

    “這是當年化工廠所有的在職工人員名單,以及一些領導干部。其中有些人早在多年以前,就已經失去了蹤跡,有出國的,還有一些就不是很清楚了。”

    在兩人的目光下,柳建鮮從身上拿出了一沓訂在一起的資料,輕輕放于桌前。

    屈謹言瞥了他一眼,繼而將目光放在桌上,拾起了那份顯得沉重的資料。

    很詳細,總共一百多人,大大小小的信息都有概述,在名字的后面,則還有一個細節,分別打了一個叉和勾。看數量由此可以明白,打叉的應該是已經是遇難了,而勾的,則是他口中活著,或者近況不明的一些人。

    果然,隨著屈謹言一頁一頁翻去,柳建鮮一旁解釋道:“當年的化工廠已經消失殆盡,可以說沒有留下丁點可供人辨認的證據。

    這些年我也一直都有琢磨這件事,如今要想有所起色甚至說重新翻案,唯一的途徑就是找到當時化工廠的內部人員,并且還得需要他們指正。

    不過,這并非易事,先不說當然化工廠的人還有多少人在,能不能找到。重要的是,這些人無一都是跟四大勢力有關聯的人,就算知道也不會甘愿說出實情,因為一旦出口,指證的人做為黑**的一員,等同于當面自投羅網。”

    這些事情,想必已經經過柳建鮮深思熟慮多年了,不可謂分析的面面俱到,有頭有尾。

    屈謹言看著材料,一邊又淡淡點頭,隨即便又把資料給了安若,這才正色的看著跟前的柳建鮮。

    有些意味,“依我看,真正的困難并不是證據指證這些東西,而是你們自己不是嗎?

    天下沒有絕對的事,相信柳隊長也不是因為一點困難就放任上百條人命不動于衷的人。

    前些天答應我,并且甘愿說出實情的你,也并非是因為我的一番話感染了你。

    柳隊長你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迫使你做出這一決定,是因為一件事,是它讓你悸動,看到了一些希望。”

    屈謹言頓了會,柳建鮮則迎著他的目光平靜的看著他。

    他繼而面露苦澀,在屈謹言開口之前,不免嘆息出聲。

    “因為,換屆了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相親美女博士352》,方便以后閱讀相親美女博士第352章 換屆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相親美女博士352并對相親美女博士第352章 換屆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相親美女博士352。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 成都麻将技巧教学视频 努力赚钱古文 v8彩票游戏 答题赚钱手机软件 鼎汇彩票群 神界3赚钱 新彩彩票苹果 一万元怎样赚钱 大圣捕鱼游戏大厅 文科兼职赚钱 顺发彩票首页 重庆潼南跑滴滴赚钱吗6 王牌彩票群 做枪手能赚钱吗 GPK钱龙捕鱼送分鱼种和时间 怎样通过蚂蚁金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