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殘暴野獸

    這些煙霧毒干媽可以完全的控制它們的形狀遠近,毒干媽控制著煙霧逼近血烏的鼻尖,只要他敢有什么異動,煙霧瞬間就可以鉆進他的鼻孔里。

    遠處的韓斌看到也是一陣頭皮發麻,這個毒干媽不愧是末日十大高手里面排名第二的,這能力巨漢上去完全就是白給,想了一下自己見過的幾個十高里的人,霍志海已經死在這個老妖怪手里了,鐵黑亮看來也不是這個老妖怪的對手,要不是這個老妖怪有個傻兒子,今天恐怕自己也危險。

    被毒干媽逼迫的血烏,鼻子上全是白毛汗,他自己這兩只死血烏鴉,可是自己辛辛苦苦才**好的,其中的艱辛只有自己知道,現在要讓自己殺了都心疼的要命,沒想到還要讓自己活生生的咬死吃下去,這……。

    看著毒干媽猶如鬼怪的眼睛,血烏一狠心張嘴咬了下去。

    韓斌看著血烏按照自己說的,硬生生吃吃下了兩只龐大的死血烏鴉,到最后滿嘴都是血污的血烏眼睛被撐的翻起了白眼,噗通一聲摔在地上暈了過去,只是,是不是裝暈就沒有人知道了。

    “好了,好了吧,放了我兒子吧”毒干媽收回了毒霧,向韓斌陪著小心說道,她現在已經完全明白了,眼前這個年輕人的狠毒超出自己的相像。

    “好吧”韓斌不咸不淡的說道,毒干媽一聽立刻就喜上眉梢。

    “今天就到這里吧,我們走了,什么時候放你兒子等通知。”韓斌接下來的話,讓毒干媽剛剛露出的笑容一下子凝固,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一群上千的幸存者看著韓斌幾十個人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消失在了街道拐角。

    “啊~~”一聲嚎叫響起,已經風燭殘年滿身垂暮死氣的毒干媽這一刻好像又老了幾歲。

    這是一個豪華的躍層式房,以慣例還是二樓,由于是躍層所以也就相當于三層的高度,韓斌喜歡二樓,這里跑起來方便,所以他每一次挑選安全屋都會盡量選擇二樓。

    他帶人離開銀行大廈后,就來到了這里,已經三天了,這三天韓斌過的十分休閑,那個毒干媽的干兒子血烏,沒有了那兩只死血烏鴉,也就失去了繼續監視韓斌的能力,所以韓斌在這里很安全。

    一想到血烏被逼著生吃死血烏鴉的樣子,韓斌就覺得解氣,這才是剛剛開始,現在他要先像熬鷹一樣熬幾天那個老妖怪,敢殺我韓斌的兄弟,就要有承受我韓斌復仇怒火的思想準備。

    這三天那個老妖怪肯定吃不好睡不香,韓斌半躺在大客廳昂貴的沙發上,輕輕的咬了一口鮮紅的蘋果,這東西汁水飽滿,甜的讓人不能自已,黑暗日半年都了,這東西也就五福星能夠找到了。

    有五福星在韓斌就沒有擔心過食物的問題,這在末日里絕對是開掛的存在,經過這三天的休息,韓斌的人一個個都是精神抖擻,唯一一個例外的就說被韓斌抓回來的光頭大漢鬼爪了。

    這個家伙如今就像一頭受傷的獨狼,他原本渾身上下就是數不盡的傷疤和傷口,一條一條的相互交叉著,分外觸目驚心。

    而現在,他肯定是又被刀一的人精心的照料了一番。如今他的身上全是被細細的鐵鏈抽打了以后留下的血痕。從外面看起來,鬼爪的全身上下竟然沒有一處完好無損的地方。

    如今這個兇殘的年輕人正坐在客廳里的地毯上,身子靠著墻,用冷冷的目光打量著韓斌。

    看他的眼神,似乎是在琢磨韓斌的身上,哪一塊肉比較合口。

    韓斌一看就知道,這家伙絲毫沒有悔改之意。就在這時,只見那個光頭鬼爪忽然說話了。

    “我有何罪?”只見鬼爪呲著牙,一臉陰狠地說道:“你們記住了,要是我有活著出去的一天,你們一個也別想活!”

    沈墨聽到他這話,笑了笑沒有言語。跟他這樣的垂死之人辯論實在是毫無意義。

    他現在和一條瘋狗又有什么兩樣?這世上又不是什么東西,都配做一頭獅子的對手的。

    韓斌轉頭不搭理他接著吃了口蘋果,這時候就聽巨漢在旁邊說道:“你還想出去?你就在這屎尿堆里等死去吧!”

    “你還敢問你有何罪?就你和你媽做的那些事兒,殺我兄弟,砍頭十回都有富裕!”

    等到巨漢說完,只見鬼爪“噗!”的一聲,把一口帶血的濃痰吐在了地上,然后不屑的向著巨漢和韓斌說道:

    “那能算得上啥罪?貓抓耗子能算是罪嗎?狼吃兔子能算罪嗎?末日生存不就是弱肉強食嗎?”

    “在末日不為豺狼,便是羔羊!如果我要是選擇做兔子的話,我連一天都活不下去!”

    “老子在末日開始第一天就開始殺人,殺的是一個殘廢的女人。我趁著她睡覺的時候,把她的簪子拿下來,用磚頭釘進了她的眼窩里……當時我要是不殺她,第二天死的就是我!就是我娘!就是我姐!”

    “老子全家就是靠吃那具發臭的尸體,足足活了半個月。如果當時我要是不動手,我們就是第二天鍋里煮著的那塊肉!”

    “哼!”只見鬼爪不屑的說道:“只有兔子和老鼠才會說,像我這樣的人有罪!”

    “你!”巨漢被他這一番話說得惱羞成怒,正要沖進去再打他一頓,卻被韓斌在旁邊一把把他拉住了。

    韓斌看著面前這個兇殘的人形豺狼,不由得在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你笑個屁!大不了砍了老子的腦袋!”只見鬼爪看見韓斌的笑容,這個光頭用輕蔑狠戾的目光看了韓斌一眼:

    “反正老子這輩子已經殺夠本兒了,大不了投胎轉世,再做一回豺狼!”

    “想要投胎轉世還不容易?”韓斌在心里面暗自想道:“那我就讓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兩世為人!”

    巨漢在旁邊,還是一臉的憤憤不平的樣子。倒是韓斌毫不在意的向他說道:

    “像他這樣的人,心中根本就沒有是非曲直。你就是罵他一天,他也不知道什么叫羞恥和認罪。”

    “那就任憑他這么囂張?”只見巨漢用大拇指指了指光頭鬼爪的方向,氣憤的說道:“這樣的人一刀砍了,實在是太便宜他了!等我讓幾個兄弟一天伺候他一頓,一直打到他死為止!”

    “你這句話就說對了,”只見韓斌笑著說道:“就這樣讓他死了,實在是太便宜他了。”

    于是韓斌招手叫過來四個刀盾兵,對他們秘密的囑咐了幾句。只聽見這四個刀盾兵聽得連連點頭,而巨漢則在一邊看得一頭霧水。

    于是從第三天開始,光頭鬼爪的生活,就徹底變成了人間地獄。

    韓斌放出了一只來自現代的殘暴野獸,它的兇殘酷烈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就連被韓斌傳授技藝的刀盾兵,作為施刑者,都差點兒被弄得精神崩潰!他們可是系統招募出來的戰士,天生就是為了戰斗,見慣了腥風血雨的。

    這個東西,叫做水刑。

    如果說在歷史上有很多刑罰,都是殘酷到了聳人聽聞的程度,但是其中卻都有一個共同的缺點。就是它對人體的損傷實在太大,往往受刑的人一兩天就被折騰死了。

    比如說宋代發明的酷刑“梳洗”,就是用開水往犯人的身上澆,然后用鐵絲刷子不停的刷,直到把犯人弄的血肉模糊,露出骨頭為止。

    還有一種刑罰叫做“披麻戴孝”,就是用鞭子把犯人打得渾身體無完膚,然后再把麻筋沾到犯人的身上。之后等血液干結之后,再一條一條的往下撕扯。

    試想一下這樣的刑罰,犯人縱然是極度痛苦,施刑者又能夠玩上幾天?

    更不用提千刀萬剮和點天燈之類的東西,通常都是三兩天之內就會結束。而古代的車裂和腰斬,雖然說殘酷無比,那更是只能歸到“法”的一類,而不是刑。

    但是這水刑卻不一樣,它能夠讓犯人在感到極度痛苦的同時,卻不會對犯人的身體構成太大的損傷。這樣一來,施行者就可以無休無止,幾乎是永無止境的把這種酷刑施展下去。

    水刑的具體做法非常簡單,就是把犯人綁在一張木頭案子上,四肢身體頭固定好。然后在犯人的臉上蓋上一塊布,直接用水壺提著水不斷的往上澆就可以了。

    當然,在這里面有很多細節。首先就是犯人的腳一定要比頭部綁的要高一些,其次就是澆水的時候,中間不能夠停頓。

    當犯人臉上開始被澆水以后,他的呼吸立刻就被終止了。實際臉上的毛巾的作用,就是為了讓他不能夠吐出呼吸道里面的水,讓這個犯人始終處于被溺水的狀態。

    這種刑罰的殘酷之處,就是它會讓人產生一種即將溺水而亡的痛苦感。這種巨大的痛苦是人在生與死之間,所面臨的那種割裂般的劇痛,可是他卻偏偏又死不了。

    身在水刑之中的犯人,由于身體劇烈的掙扎和運動,會使得他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就消耗完身體里面的氧氣,隨后就陷入了昏迷狀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末日大游戲系統171》,方便以后閱讀末日大游戲系統第171章 殘暴野獸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末日大游戲系統171并對末日大游戲系統第171章 殘暴野獸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末日大游戲系統171。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 比较赚钱的投资理财方式有哪些 单机捕鱼小游戏 辉煌彩票群 为赚钱烦恼失眠 矿泉水公司如何赚钱 在章丘开什么店赚钱 2013捕鱼大亨辅助软件 环亚彩票网址 农机机油商店赚钱吗 微博金怎么赚钱 又好玩又能赚钱的游戏 西游记之齐天大圣捕鱼 手机真人脱麻将3安卓版 网上电影电视怎么赚钱 普通人如何靠金融赚钱 36套赚钱小而美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