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空

    長泩不是想要清白嗎,那她就還他一個清白。

    “三小姐,跪著的那個就是這些日子入室搶劫,強女干,殺人的,盜匪,萬富貴。”

    “大人冤枉啊。”

    許通一皺眉,一個眼神,衙差手中的大棍子打在萬富貴的身上,‘噗!’官兵下手極重,萬富貴瞬間吐血,虛弱的趴在地上。

    “大人冤枉啊,我家富貴是個老實本份的人,絕對不會干那傷天害理的事。”

    “是誰在公堂之上喧嘩。”

    “爹,那是萬富貴的妻子,劉氏。”

    劉氏長相中等,但那身材相當火爆,就是那種男人一看,就有沖動的類型,許東海的目光時不時的落在劉氏身上打量著,眼中帶著興味。

    劉氏的身邊是她的兒子和老母親,幾人一臉悲傷。

    “肅靜。”

    “三小姐你可滿意?”

    我去,當她是瞎子,還是傻子,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個替死鬼。

    “既然兇手已經抓到,那本小姐的弟弟自然就是清白的,長泩你可滿意?”

    “冤枉啊,大人冤枉啊,小的,根本沒有殺人。”萬富貴大喊冤枉,他的家人一聽,也跟著連連叫喚,周圍看戲的百姓開始指指點點。

    “他說他是冤枉的,他真的是兇手嗎?”長生臉上的表情明顯不信。

    “來人,把臟物帶上來。”

    “噼里啪啦。”

    珍珠,項鏈,金銀頭飾,名貴藥材,各種各樣的東西一大堆,全部散落在萬富貴身旁。

    “這是從你家搜出來的,你還有什么話可說。”

    “大人冤枉啊,這是小的自家的東西。”萬富貴家是做買賣的,小有成就,家底也相當豐厚。

    童川不悅的說道,“這就是你給本小姐的交代?”搞的這么明顯,她都沒眼看了。

    許通責怪的看著許東海,希望他能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許東海一驚,連忙拍了拍手,一女子從后門而入,臉上帶著紗巾,“民女翠花見過大人。”

    “翠花你且看看他,他是不是強女干你的人。”

    翠花走近萬富貴,仔細了看了看,一口咬定,“回大人,是他。”說罷拿著手帕擦了擦眼角。

    “啪!”許通將驚堂木狠狠一拍,“人證物證具在,萬富貴你膽大包天,犯下如此惡行,來人,拖下去關入大牢,明日午時斬首示眾。”

    “大人冤枉啊,小的根本就不認識她。”萬富貴哭著喊著被衙差拖了下去。

    “平時看他老實巴交的,真沒想到萬富貴竟是這樣的人。”

    “就是,太可怕了。”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吶。”

    “多虧了縣官大人明查秋毫,才能還受害者一個清白。”

    “青天大老爺啊。”

    童川真想捂眼!!!

    “三小姐,這回你可滿意。”這事跟她沒多大關系,她滿不滿意不要緊,只要長泩滿意了就行。

    “長泩你現在清白了。”

    長泩皺著眉,一雙干凈的眼睛,疑惑的問道,“他真的是兇手嗎?”

    “這不是廢話嗎?這可是本少爺親自抓的人,說他是兇手,就是兇手。”

    “可你上次還說我是兇手。”長泩臉上寫滿了懷疑。

    許東海啞言,許通說道,“那都是誤會,此案至此已經結束了,就別再做無謂的爭論了。”

    長泩半信半疑,倒也沒再追問。

    --

    短短相處下來,童川明白了,長泩就是一頭犟驢,而且還是一頭又蠢又犟的驢。

    所以呢,她也懶得和他說讓他帶她去長行山的事,直接跟蹤他。

    離開縣衙后,長泩去了混沌鋪。

    老大爺在正鋪子里面,幫兒子和兒媳婦打下手,見到長泩到來,連忙過來招呼他,“長泩你沒事了,太好了。”他就知道,長泩一定會沒事的,那姑娘一看就不會普通人。

    “謝謝大爺的關心,我沒事。”長泩一臉不開心全部寫在了臉上,老大爺一眼就看出來了,詢問道,“怎么了長泩,有什么心事嗎?”

    長泩如實相告,“我覺得萬富貴不像是兇手。”苓城也就那么大,但凡發生一件什么事,就像風一樣,吹的到處都是,老大爺也聽人說了。

    “哎,人各有命,長泩啊,你沒事就好。”

    萬富貴是個老實人,但凡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有妻子有孩子,有老母親,有自己的生意,有家產,說他入室搶劫強女干,殺人,他一個沒文化的老頭子都不信。

    吃完混沌后,長泩一臉不開心,打包了兩份混沌往長行山而去,童川一直緊跟著他,一直走到了天黑,一片白茫茫的大霧出現在眼中,伸手看不清五指的那種。

    童川跟著長泩就走了進去,一進去就失了長泩的蹤跡,幸好她在長泩的身上下了藥,不管他走到哪,只要不超過百米,她都能順著氣味找到他。

    走了大概十幾分鐘后,大霧散去,露出了長行山的原貌。

    童川找了找,一顆巨大的老樹出現在眼前,那顆樹需要起碼要三個成年男人才能抱的住,童川一眼就看見大樹身上的樹洞,跟著走了進去。

    樹洞中,別有洞天。

    寬廣的樹洞中,長泩正蹲著,他身邊轉著一群小狐貍,長泩正在用混沌喂小狐貍吃。

    “長泩。”

    長泩一驚,扭頭一看,“你怎么在這里?”

    陌生人的到來,讓小狐貍非常的警惕,一雙雙狹長的狐貍眼死死的盯著童川。

    “你跟蹤我?你這個壞人。”長泩生氣了,以保護的姿態護著小狐貍們。

    唉,“長泩你別生氣,我就是想要一些九尾狐的心頭血,不會殺害它們的。”這一次童川總算把話說完了。

    “真的?”

    “比珍珠還真。”她發現長泩就是個普通人,以她的實力,若想傷害小狐貍或者長泩,簡直不要太簡單。

    長泩瞬間就信了。

    童川見此默默的朝前走了幾步,小狐貍害怕的往后退了退,長泩蹲下摸了摸小狐貍的腦袋,“狐狐別怕姐姐不會傷害你們的。”

    一想到他之前誤會了童川,長泩就很愧疚,所有的情緒都寫在臉上,他抱起一只小狐貍,主動走到童川身邊,“姐姐你放心狐狐很乖的,你取血吧。”

    別人說什么都信,長泩這單純的樣子,令童川擔憂。

    童川拿出了匕首,正準備給小狐貍放血時,她發現,小狐貍只有一條尾巴,頓時大驚,“長泩,它不是九尾狐嗎?怎么只有一條尾巴?”

    “純正的九尾狐它們已經被人類捕殺的幾乎滅絕了,狐狐它們是九尾狐的后代,也算是九尾狐。”

    聽完童川臉色一變,她要的是擁有九條尾巴血統純正的九尾狐,而不是雜交的普通狐貍。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小姐的甜蜜之旅1》,方便以后閱讀大小姐的甜蜜之旅一場空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小姐的甜蜜之旅1并對大小姐的甜蜜之旅一場空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大小姐的甜蜜之旅1。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 现在学做网贷赚钱吗 快速时时彩 炼丹赚钱小说 雷速体育答题测试答案 秒速飞艇 青岛卖保时捷赚钱嘛 在深圳摆地摊赚不赚钱 北京11选5 梦幻西游剧情全攻略 怎么用刷课赚钱 新浪体育nba直播间 体彩p3 试玩赚钱体现用电话吗 菜场卖干果赚钱吗 2011中超足球直播 gta偷车出货哪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