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疑

    沒有九尾狐的心頭血,她就救不醒慕夜,忙來忙去,竟白忙活一場。

    童川想笑又想哭。

    感受到童川的悲傷,長泩伸手撫摸了一下童川的腦袋,就像摸小狐貍的腦袋似的安慰她。

    “別碰我。”童川手一揮,長泩的身體往后倒去,他懷中的小狐貍,瞬間跳了起來,鋒利的爪子,朝童川的臉抓去,童川下意識的用手臂阻擋。

    “吡。”小狐貍的爪子,抓破了童川的手臂,一道道鮮血順著傷口往外流。

    該死的,竟敢傷她。

    童川眼中帶著殺意。

    跌倒的長泩爬了起來,愧疚的看著她的傷口,“姐姐,你別生狐狐的氣,都是我的錯,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童川不善的目光看向長泩,“確實應該怪你。”童川將丹藥捏碎,沫在了傷口上,傷口瞬間就止住了,丹藥的香味讓小狐貍迷戀的吸食著。

    小狐貍朝童川叫喚了一聲,似乎想吃丹藥,童川冷冷撇了一眼小狐貍,轉身就走,要不是看在長泩的面子上,她非弄死那只臭狐貍不可,她真是和狐貍犯沖。

    總是被狐貍抓傷或者咬傷。

    長泩的小狐貍如此,安辰雨的小狐貍也是如此,等等,小雨的小狐貍,她記得剛接觸的是時候只有一條尾巴,后面長了一條尾巴,難道它是九尾狐?

    一年多時間過去了,不知道小雨的那只小狐貍現在有幾條尾巴了。

    當初離開將軍府時,也沒見小雨帶上小狐貍,也不知這小狐貍死了沒有。

    滿懷希望而來,滿身失望而歸。

    長泩追了出去,“姐姐,我送你出去吧。”

    童川冷冷道,“不用。”她來的時候已經在地上撒了藥粉。

    童川獨自走進了大霧中,進去她才知道,她撒的那些藥粉什么味道都沒有了,估計是時間太長了,被這些奇怪的霧給稀散了。

    童川兜兜轉轉在大霧中迷失了方向。

    長泩看了一眼外面漆黑的天空,手中摟著那只傷了童川的小狐貍,喃喃道,“也不知道姐姐怎么樣了。”長泩有些擔心,最終放下小狐貍去找童川去了。

    瑪的,氣死老子,這什么破東西,走來走去的,她都走了兩個多小時,還他瑪的在這。

    童川心浮氣躁,越來越沒耐性。

    經過一翻尋找,長泩找到了在大霧中哭泣的童川。

    “姐姐你怎么了?你別哭了,我帶你出去。”單純的長泩以為童川哭是因為找不到出去的路。

    “你怎么來了。”童川擦了擦臉上的淚水。

    真是丟人,竟然被人看見了。

    “我擔心姐姐,別怕姐姐,我帶你出去。”長泩說完,拉起童川的手,讓她跟在他身后。

    長泩的手很軟,像女孩子的手,他的手還很冷,冰冰冷冷的。

    看著長泩在迷蒙的大霧中快速行走,那些大霧在眼像不存在似的,童川有些好奇,“長泩你能看的見路?”

    “是的姐姐。”

    長泩有雙奇特的眼睛,有顆善良單純的心,這是童川對長泩的總結。

    “好了姐姐,我們出來了。”在長泩的帶領下,沒多久兩人便走出了迷霧。

    “抱歉長泩,剛剛姐姐不該兇你。”是她自己以為長行山有九尾狐,是她自己偷偷跟著長泩進了長行山,能怪的了誰。

    為了感謝長泩的帶她出來,童川給了長泩幾瓶丹藥,長泩了解小狐貍,知道小狐貍想吃丹藥,便收下了。

    “謝謝姐姐,姐姐再見。”

    --

    童川進了空間,看著慕夜沉睡的臉,一雙眼染上了憂愁。

    “慕夜你什么時候才能醒過來,我想你了,我想聽你說話,你醒醒好不好......。”無論童川說什么,慕夜都毫無反應,說了太多的話,童川口干舌燥,直接一頭悶在靈泉中,大口大口的喝著靈泉。

    一年多了,她還是高級召喚師,她要突破,她要變強,咕嚕咕嚕!靈泉一口口入肚,全部轉換成了幻力,直沖丹田,丹田中一股強烈的灼熱感,燙的童川臉發紅頭冒煙。

    九獸,蜂王和蜂后都擔憂的看著她。

    臥槽,好燙,好熱,真是作死啊。

    童川的皮膚開始發紅,變的透明,皮膚下一根根血管清晰可見。

    童川感覺她的身體就快要炸開一樣,這樣強烈的感覺持續了一分鐘左右,‘卟~~~’一道連綿不絕的屁聲自童川身上發出。

    九獸和蜂王蜂后傻眼了。

    童川與其對視一眼,羞的耳根子都紅了,直接出了神鼎空間。

    涼風吹來,童川拍了拍滾燙的臉頰。

    瑪的,真是丟人,突破就突破,放屁再突破是什么意思,幸好龍默那家伙不在,不然她要被龍默笑死。

    --

    童川回到了苓城,由于時間,苓城的城門已經關上了,看著緊閉的城門,童川糾結了,難道她要在這等一晚上不成?

    要是她也有一只會飛的火鳥該多好。

    正當童川郁悶的時間,城門開了,兩黑衣人溜了出來。

    童川愣了一下,先是一喜,她可以進城了,后又疑惑,城門為何沒關?

    “大哥,有人。”兩個黑衣人發現了童川。

    “別管了,快走。”

    兩人黑衣人與童川擦肩而過。

    童川眼珠子一轉,有些事瞬間明朗了。

    --

    “啊~qiu!”龍默打了一個大噴嚏,睜開了眼睛,下一秒傳來他暴怒的聲音,“臥槽,小爺怎么會睡在地上。”

    “奶姑姑踢下去的,怎么了,有意見?”耳中傳來童川的聲音,龍默剩下未罵出口的話憋了回去,嘿嘿一笑,“小的不敢有意見,女王大人早上好。”

    臭女人,壞女人,畫個圈圈詛咒你,姨媽沒帶衛生紙。

    童川耳朵癢癢的,“說,你是不是在心底罵我。”

    咦,這都讓她知道了,“小的不敢。”堅決不能承認。

    “扣扣扣。”

    “什么事。”

    “三小姐,老爺和少爺找你。”

    “等會。”

    客廳。

    “找本小姐有什么事?”

    “聽說三小姐昨晚很晚才回來。”

    “是又怎么樣?”

    “下官聽犬子說,三小姐想去長行山,不知,是不是三小姐想抓九尾狐?”

    童川冷冷看著許東海。

    這狗R的聽她的墻根,還跟他老子說了。

    許通面帶笑意,“三小姐別生氣,這長行山早就沒有九尾狐了,下官倒是聽說三小姐的父親前些日子抓了一只九尾狐,難道三小姐不知道嗎?”許通盯著童川。

    許通這只老狐貍打的什么主意,童川當然知道,“是嘛,太好了,這只九尾狐一定是爹爹抓來送給我的,明天本小姐就回家去。”許通開始懷疑她了,看樣子就是這九尾狐之事暴露了她。

    “正好犬子無事,就讓犬子護送三小姐回家。”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小姐的甜蜜之旅》,方便以后閱讀大小姐的甜蜜之旅懷疑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小姐的甜蜜之旅并對大小姐的甜蜜之旅懷疑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大小姐的甜蜜之旅。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 有什么赚钱的秘密 花卉种植什么最赚钱 巴蜀麻将上下分 那个广告联盟赚钱些 官方游戏下载大全怎么赚钱 现在不花钱的赚钱的商机 2019现在开淘宝店还能赚钱吗 凤凰彩票群 转客如果赚钱吗 男人天天嫌弃女人赚钱少了 皇冠彩票游戏 曲阳烧饼赚钱吗 哈喽语音怎么赚钱 人人彩网址 学生电商赚钱平台有哪些 捕鱼部落千炮版赚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