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孤兒 【18】

    圓寸頭的這句話,就把他所知道的東西都給局限了。

    基本上是處于一概三不知的情況,就是那種他們問的再多,也沒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了。

    想通這點之后,他們幾個人商量了一下,決定著一會怎么把他給處理了。

    圓寸頭見他們問完話之后,就不理自己,不免有些著急,心里頭也有些慌。

    “你們剛才可是答應我了,告訴我后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的。”

    慕易看了看他,“后面發生了什么,其實你自己都知道的。”

    圓寸頭被他這句話給嗆到了,第一時間就想反駁說自己根本不知道,可是詭異的是,他的心里頭的感覺很奇怪。

    就好像真的很對方說的那樣,其實他自己說清楚的,只是不愿意接受這個現實而已。

    他…好像記起來了。

    頭骨被生生折斷的痛苦,渾身無力反抗的難過,就連最后,眼里都滿滿的祈求著對方能夠給自己一個痛快。

    但實際上,痛苦的折磨也許很短。

    但是對于那個時候的他來說,是非常漫長的,漫長到他恨不得立馬死去的那種。

    心頭恍然若失,他想起了些內容,卻也失去了些內容…

    在一旁還沒商討出怎么解決對方的幾個人一轉頭,就發現人居然不見了。

    困綁著對方的麻繩直接掉在了地上,不過被他們打起來的結卻沒有被人破壞的痕跡,就好像被綁著的那個人是憑空消失的一樣。

    杜白雙眼尖,立馬路看到地上有些格外濕潤地方,伸手碰了一下,結果手指上立馬就粘上了紅色的液體。

    一股鐵銹的味道散發開來。

    慕易見狀,連忙將她的手拿了過來,然后用紙巾給擦干凈了,邊擦嘴里還邊叨叨,“這些東西多臟啊,你要是想知道是什么,你問我就成了,干嘛還自己動手啊。”

    說著,他看了看那個麻繩在的地方,然后很肯定的說道,“他應該跟昨天一個樣,化成血水融入地里了。”

    至于為什么會這樣,并沒有人知道。

    但是這件事卻讓他們松了口氣,畢竟他們還在考慮怎么處理對方呢。

    因為圓寸頭無論是從哪個角度看,都跟活生生的人差不多。

    如果要他們對活人下手,多少有些下不去。

    慕易倒是沒有什么,但是杜白雙卻不怎么贊成。

    慕易將地方的麻繩撿了起來,然后將上面的那個結給打了開來,然后晃了兩下之后,說道,“我們繼續?”

    杜白雙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他們本來的目標就是張管事,圓寸頭不過是個意外。

    而且跟圓寸頭比起來,張管事明顯知道的事情多一點。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運氣不怎么樣,幾個人找了一圈,都沒有看到張管事的影子,問那些小孩子,原本臉上表情還算放松的孩子一聽到張管事三個字,立馬就變了臉了。

    好一點的轉頭不理人,麻煩一點的,則是在他們問完話之后,眼睛就直勾勾的盯著人看,直把人看的渾身不舒服。

    一番操作之后,竟然沒有找到人。

    慕易有些失望的想著自己沒有用上的麻繩,覺得有些可惜了。

    杜白雙倒也還好,這才剛過去了一天,還有六天時間等著他們,只要在這段時間里,把張管事給找到就成了。

    結果在這一天過后,他們又在接下來的三天時間都沒有看到張管事的身影。

    那些孩子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每天就像定時的鬧鐘一樣,這個點做什么,那個點做什么,基本上每天都做著同樣的事情。

    有些坐不住的玩家要不去找孩子們套話,要不就去找門衛老頭詢問情況。

    孩子們跟之前一個樣,反正只要提到了張管事,全都變了個樣,壓根就不理人的那種。

    至于門衛老頭,聽詢問的人說,是個特別黑心的家伙,足足要了三十分值,才肯說出張管事去了哪里。

    東湊西湊一番之后,眾人將三十分值給送了上去,結果就換來門衛老頭輕飄飄你一句,“我也不知道去哪了,反正她每年這個時間都會消失個幾天,現在應該也差不多要回來了。”

    聽到門衛老頭這么說,玩家們差點沒氣的吐血,一當面是心疼那來之不易的分值,如果再晚上一天的話,或許就不用出這筆費用了。

    另一方面則是被門衛老頭這坑人的事情給氣的不行,但是他們又不敢對他下手。

    除了對方看上去年紀已經不小了之外,還有一點,那就是他們還不一定能夠打的過對方。

    這個事情,其實是有跡可循的。

    只要是參加任務的老手全都知道,就是那些看起來弱不禁風的npc,下起手來才是真的黑,所以基本上他們是能不招惹對方了就不招惹對方。

    而對于新手來說,別說是惹事了,估計就連話都不敢多說些什么。

    張管事不在的這幾天,杜白雙并沒有閑著,而是拎著松子,然后去跟小憐套近乎。

    因為小憐一看到慕易他們,都是二話不說就跑了,所以沒辦法,最后只能由杜白雙一個人去。

    松子賣萌可以說簡直就是一把好手,就連膽小成小憐這樣的,這幾天也是被松子逗得可開心了。

    松子抖了抖身上的毛之后,滋溜一聲,就跑到了小憐肩膀上,然后雙腳站了起來,在小憐的臉上吧唧親了一口。

    小憐被他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傻了,愣在了原地,一動不動的。

    杜白雙一看這情況,連忙把得寸進尺的松子拿了下來。

    然后用看上去很大力,實際上只是輕輕觸碰的力道揪著松子的耳朵,嘴里說道,“你膽子怎么那么大,你這么做經過人家的同意了沒有,你知道你這個行為,放在舊社會,是要拉出去批斗的。”

    松子一臉無辜的看著杜白雙,實際上他壓根就聽不懂什么舊社會,什么批斗的話。

    小憐一看杜白雙對松子下手這么狠,連忙將松子從她手上救了下來,小聲的說道,“姐姐,你不要罵松子,我不怪他的。”

    說著,她還伸出了比之前干凈一些的小手,輕輕的揉了揉松子的耳朵,估計是真的怕杜白雙下手太重,把松子的耳朵給揪狠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佬總想對我賣萌192》,方便以后閱讀大佬總想對我賣萌第一百九十二章 孤兒 【18】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佬總想對我賣萌192并對大佬總想對我賣萌第一百九十二章 孤兒 【18】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大佬總想對我賣萌192。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 爱彩彩票安卓 亚上彩苹果 申请信用卡做任务赚钱 四川快乐12 自学平面设计赚钱知乎 e球彩 李昌涛网赚博客玩游戏赚钱栏目 竞彩足球比分 微信卖色情小视频怎么赚钱 诗奈尔干洗店赚钱吗 山西十一选五 在家兼职赚钱绣工 三国麻将单机版下载 14场胜负 摆地摊卖腰带怎样赚钱 新2即时指数